japaenese50成熟

第七章 赞哥下跪

填充涂色2020-04-15 15:02:33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藤五郎是织田家一个普普通通的辅兵,现在他正在稻叶山城前的城门下飞奔着。作为辅兵,在平时的战场上,他不需要披着胴丸、拿着长枪去和凶恶的敌人战斗。但是,在攻城战时,他却不得不面临死亡的威胁。

此刻,他的任务就是要将身上的沙袋扔到前方的护城河里,填平面前一小段的护城河,让己方的冲车、云梯可以靠上去进攻。

城头的箭雨一刻不停地招呼着他们,但是藤五郎现在却并没有害怕。因为他们织田家的弓箭手也在一刻不停地压制着城头,为他们减轻了不少压力。而藤五郎左边不远处,就有一架巨大的望台——它明显吸引了大量火力,射向藤五郎这边的羽箭的目标基本都是那个望台,而不是藤五郎和其他几个背着沙袋的同伴。

很快,最前方的冲车已经被推到了护城河边上,大量的羽箭朝着那辆冲车射去。躲在冲车后面的几个辅兵和战兵拼命招手,示意藤五郎等人快点冲上前去。藤五郎看了眼他现在这个位置距离护城河的距离和前方地上三三两两插着的羽箭,咬了咬牙。作为织田家的足轻,难免都会有要为织田家拼上性命的时刻啊!他们家祖祖辈辈都是这样的!

藤五郎低吼了一声,和周围的十几个同伴扛着沙袋,向着护城河那里冲刺。城头的斋藤家弓箭手立刻注意到了他们,锋利的箭矢向他们招呼过来。藤五郎身边的一个同乡好友被一箭射中了大腿,惨叫了一声后就扔下了手中的沙袋,倒在地上抱着腿哀嚎。而走在藤五郎前面的一个兄弟,更是被一箭射中面庞,一声不吭地就倒了下去,鲜血飞溅在了藤五郎的沙袋上。

藤五郎自己也没有好到哪里去,沙袋上已经插着两支羽箭了,更有一支羽箭几乎贴着他的左手飞了过去!不过万幸,他没有被射中,而是跟着剩下的十个同伴冲到了护城河边,奋力地将沙袋抛入护城河中。伴随着沙袋入水的“哗啦”一声巨响,藤五郎扭身就开始逃跑,水花溅在他的小腿上,似乎向他昭示着危险的逼近。果然,城头立刻又向他们射来一阵羽箭,又有一个倒霉的同伴被射死了。不过命大的藤五郎,好不容易终于跑了回来。

当他逃到了安全的后方后,忍不住立刻扭头看向战场。和他肩负着一样的任务的近千辅兵们,同样扛着沙袋向着护城河冲去。浩浩荡荡的阵势让藤五郎不由得感觉到自己的渺小,城头那些斋藤家弓箭手的渺小。他们或许能射死自己一个人,可是如此多的沙袋,他们又哪里管得过来?

在织田家的人海攻势下,稻叶山城西城前的护城河在中午之前就被填平了多段。护城河中的水漫出河道,浸湿了城下的土地。指挥着冲车的织田家武士,立刻缓缓地把冲车从凹凸不平的沙袋上推过了护城河,正式来到了稻叶山城的城门前!

·

小牧源太看着进展神速的织田家,不由得长叹了一口气。斋藤家人手不足,让织田家如此轻松地突破到了城下。他立刻下令弓箭手开始使用火箭攻击城下的冲车,几桶沸油也被浇到了冲车上。

很快,第一辆冲车就被引燃。但是由于城门前土地潮湿不利于燃烧,而织田家也就近用护城河里的水灭火,并没能给织田家带来多大的伤亡。而随着弓箭手的注意力被转移到了城门前,远处的织田家战兵和辅兵得以快速推进到了城墙下,一架架云梯被架到了城墙上。

当织田家开始攀爬云梯后,伤亡也开始增多。云梯上的足轻就是守城一方的靶子,难以有效闪避攻击。稻叶山城城内储存了大量的檑木、滚石、羽箭,守军根本不需要节约。一颗颗滚石和一根根滚木被顺着云梯砸了下来,爬在最前面的织田家足轻不得不用盾牌生生地抗下这些攻击,却总是力不从心。经常会有足轻被从云梯上直接砸落,甚至带翻后面的友军。

而此时的城下,织田家又有几辆冲车被推了上来,直指城门。然而城头的斋藤军明显身经百战,总是能够熟练地摧毁或者引燃一辆一辆的冲车,让织田家的攻击无功而返。而望台上和攻城橹里的织田家弓箭手,一直没能对城头形成有效的压制。那该死的高度差和稻叶山城高耸的城墙给攻城一方增加了巨大的难度,不仅弓箭手难以和城头对射,云梯的攀爬也变得更加艰难。

然而,织田家却没有因为困难而退缩,而是前赴后继地不断冲击着城头。

·

随着时间的推延,织田家的伤亡人数逐渐增加。本家的直辖部队中有好几个备队已经伤亡接近一成半,需要修整了。织田家于是下令攻城橹和望台加强火力压制,掩护攻城的部队扯下来完成轮换——这一次是柴田胜家和池田恒兴的备队被换了上去。

生力军的登场立刻给战局带来了改变——因为斋藤家可是没有生力军更换的。为了防守三个城门,2000斋藤军几乎被全数派上了战场。

小牧源太此刻正站在城头,无奈地看着织田家的部队顺着云梯快速向上攀爬。

一个弓箭手,即使是拉软弓,一天开弓三十次也会十分疲惫。而现在城头的斋藤家弓箭手,已经因为上午持续了几个时辰的战斗而筋疲力尽了。而搬运檑木和滚石的辅兵,也都累得几乎连胳膊都抬不起来了。在正常的守城战中,这样疲惫的守军就应该被换下去休息。可是小牧源太根本没有多余的兵力提供轮换,只能让他们在城头硬顶。射击的频率和力道都降了下来之后,攻城一方受到的阻碍也就越来越小。越来越多的织田家足轻正向着城头攀爬,越来越多的望台被推到了城前,冲车也在城下站稳了脚跟,开始攻击城门。

很快,就有第一个柴田家的武士登上了城头。养精蓄锐多时的斋藤家战兵也立刻扑上去与其厮杀。拿下一番城的那个英勇的武士没坚持几下就因为寡不敌众被乱刀砍死。可是随着越来越多的织田军通过云梯登上城头,斋藤家也渐渐地开始应付不过来。二十几架云梯被搭在城墙上,几乎每一刻都有十几个织田家的战兵同时登上跳上墙垛,给斋藤家的防守造成了莫大压力。很快,斋藤军就无力全部驱逐城头的织田家战兵了。随着织田家在城头有了立足点,越来越多的织田军涌上城墙,扩大着他们在城头控制的地域。

由于城墙上的肉搏战进一步白热化,斋藤军的辅兵和弓箭手也不得不退了下去。他们一撤,城下的织田军立刻没了压力。冲车开始一刻不停地撞击着城门,望台上和攻城橹上的弓箭手可以随心所欲地瞄准射击着城头的斋藤军,而攀爬云梯的织田家足轻也不再受到任何的攻击。

小牧源太此刻正奋战在城头,靠着他精湛的枪法刺倒一个又一个的敌人。可是登城的织田家实在是太多了,虽然斋藤军已经在城头杀伤了数十个织田军,还是难以阻挡登城的洪流。在他意识到三之丸的外城城墙已经无法坚守时,这个经验丰富的部将立刻下令全军从三之丸上撤退,趁着城门还有没突破,他们有着从容调整的机会。

·

随着斋藤军如潮水般退却,织田家也占据了西城的城墙。南城和北城的斋藤军虽然还能坚守,但是也一齐放弃了三之丸,退回了二之丸的瓮城城墙上防守。织田家彻底占领了整个稻叶山城的外城。

时间已经到了未时六刻,劳累了大半天的斋藤军开始在二之丸内吃中饭修整。然而,织田家却没有打算给他们留下任何休息的机会。泷川家、佐佐家、森家、佐久间家还有雨秋家的生力军立刻被投入了对二之丸的围攻中。一架架云梯被从城门内抬入,用于二之丸的进攻,冲车也被推到了城门口。织田家的弓箭手站在外城城墙上,开始和内城的斋藤家弓箭手对射。

早已疲惫不堪的斋藤军奋力抵抗,局面虽然非常险恶,但是还没有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因而二之丸的规模并不算太大,残存的1700多斋藤军足轻足以分成两拨轮换守城,将整个城墙防守地密不透风。

织田家部队猛攻了一个下午,直到入夜前,都没能攻下二之丸的城墙。经过这一天的奋战,织田家已经伤亡了将近700人,对于连年战乱男丁不足的尾张,可以说是不小的损失了。织田信长眼看今夜攻不下稻叶山城的二之丸了,就下令全军进入稻叶山城修整。明天一早,势必要将稻叶山城拿下!同时,他还派出大量探马去四周侦察,查看斋藤家援军的情况。

·

此时,稻叶山城天守阁内。

斋藤龙兴看着大半天就被突破了的稻叶山城外城,和那团团围住二之丸的织田家大军,这个只有十几岁的青年,身体止不住地打哆嗦。两年前,当他第一次站在天守阁的顶端,作为稻叶山城的主人俯视着整个美浓国的时候,他也曾意气风发。他认为自己有和乱世诸雄一较高下的实力。

于是这个毫无经验的青鸟豪气万丈地在几年前对织田军发动了奇袭,一度将织田家逼如绝境。可是当一直待在安全的坚城里的他在十九条砦战败,不得不在重臣的保护下仓皇逃窜时,才意识到死亡可能随时降临。于是,他再也做不到像当年那样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出击了。他可能还是更加适合高坐幕后,和敌人斗智斗勇,发布一条条命令,而不是亲临生死一线的沙场。

此刻,那股真切的恐惧再次让这个青年几乎透不过起来。织田家的猛攻让他胆寒不已——他不知道明天稻叶山城到底还能不能守住,他不知道自己的小命还能不能保住!剧烈的恐惧让他难以控制情绪,不得不一杯一杯地喝着酒来压制内心的惶恐。竹腰直光和小牧源太二人已经在劝说他从小路弃城逃跑了——连这两位忠心耿耿的家臣都如此表态,局面的严峻也可想而知。

没有什么好犹豫的了,斋藤家绝对不能失去稻叶山城。

“快传!传竹中重治来觐见!”

 

共0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