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paenese50成熟

第一十九章 吞噬法则

填充涂色2020-04-14 19:02:42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徐遥思虑半晌也没有什么结果,喟然一叹,接下来无论要如何行事,都需要将自己的状态调整好,这样一想,徐遥就勉强就按住心中的焦躁,盘坐在原地继续调息起来。

  一夜无话,当第一缕晨光划破天际时,徐遥就蓦然睁开了双眼,起身向一旁也站起了身的众人走去,“现在是什么情况,想必你们这几日心中也有一些揣测了”徐遥不咸不淡的对着其余四人说到。

  其余四人纷纷脸色凝重地点头,“既然我们已经击杀了三头开化妖兽,兽群都无动于衷,之前商议的声东击西的策略无疑是行不通了”,徐遥随即示意众人散开,留出一片空地,徐遥紧接着便蹲了下来,随手折一树枝,在地上开开圈圈画画起来。

  “我们在这里,兽群一直都在向北方聚集,我们这几日一直都在被动裹挟着向北方移动,不过想来这几日兽群就要合围,其向哪个方向合围,对我等已经没有意义”,徐遥顿了一顿,停下了手中的树枝。

  此时在众人之间的空地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圈,和一些密密麻麻的点,“既然引不开兽潮,那我等只能找一个兽群相对薄弱的地方冲杀出去。”

  众人下意识地便看向圈内痕迹较为稀疏的北边,徐遥对着众人摇了摇头,直接在这个圈的最北边画了一个叉,“这次兽潮其后必定有高阶妖族,既然兽潮在此合围,那么高阶妖族的本尊应该就在于此,至于具体在什么地方,你们想来现在也该有猜测了。”

  众人顿时一顿恍然,徐遥将嘴里的草根吐出,“那么,东方,西方,北方都排除掉了,从南方突围,势必要与兽潮迎头相撞,既然无法回避,那只能找一个把握最大的地方”,众人顿时看着整个南方基本上是密密麻麻一片,顿时脸色有些难看起来。

  不过也没有谁反驳,毕竟一群低阶蒙昧妖兽与灵智与常人无异,境界远超众人的高阶妖族相比,从哪一方手上逃走机会更大,几乎是不言而喻的。

  “这里”,徐遥将手中的树枝在地上重重一点,顿时一个深深的痕迹印在包围圈东南边缘,众人看了看,发现此地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而且代表妖兽的黑点,也是密密麻麻,顿时将疑惑的目光投向了徐遥。

  徐遥深吸一口气,又将其缓缓吐出来,“此地有有两座雄峰,俱是陡峭无比,地势复杂难明,两座雄峰之后便是一处一线天状的悬崖间隙,其后便是铁颚蚁的领地”,徐遥说到这里便闭口不言,将手中的树枝折断。

  而在场众人也是恍然大悟,山峰陡峭,地势复杂,就算妖兽众多,也有一些空间能够迂回一下,而进了一线天之后,就算妖兽众多,但苦于地势狭窄,也无法对众人围而攻之。

  至于到了铁颚蚁的地盘,就只能各安天命,铁颚蚁也是一种低调排外的低阶妖兽,无论是人是妖,只要踏上其领地范围,都是不死不休,而且其擅于打洞,蚁穴往往四通八达,通往各处,所以如果能避其锋芒,也就无被困之虞。

  一想清楚其中关节,就连徐明语望向徐遥的目光都有些渐渐不同起来,计议已定,徐遥和众人再商讨了一下细节,便各自分开开始准备,此时众人的脸色虽然俱是凝重一片,但多多少少已经有了些生气。

  而徐遥神色反而淡淡,不悲不喜地蹲在原地,待众人离去之后,才长长叹了一口气,刚才对众人所说,固然没有什么不实之处。但是有一点推测,徐遥还是有所隐瞒,四处有三处都有高阶妖族守御,而单单南方没有。

  要么就是妖族一方觉得目标肯定不会从南方突出重围,要么就是南方不用高阶妖族把守,目标也插翅难逃。

  想到这里徐遥的眼里又是一阵深邃,望着脚下浅浅一圈图案久久不语。

  待众人准备好之后,便开始折返,向南方进发,一开始众人还能险险避开不断从身边向北而去的兽潮,到了堪堪要靠近目的地时,已经有些避无可避。

  就当众人默默将各自法剑执在手中时,正准备放手一搏的时候,一个低低抽泣的声音顿时将众人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

  众人定睛一看,一名神披黑色纱裙,面带黑色纱巾,身姿婀娜的少女双膝微跪,在倚靠在一株古木上小声啜泣的样子,正是烈风城城主马飞的“女儿”马蓉无疑。

  徐遥等三人久住城主府,对这个深居简出的马蓉堪堪只远远见过几面,而徐光意父子则无疑是对马蓉熟悉的多,不等徐光意开口,徐明语就急忙开口,“蓉儿,你怎么会在这里”,言毕其不待马蓉答话便急冲冲跑了过去。

  而马蓉发现众人之后似是一惊,后掩面而泣,一五一十的将自己的经历诉说出来,据马蓉所说,其与马飞在烈风城受到以三名开化妖兽为首的兽潮冲击时,马飞为了保全自己,便带着其抽身而去。

  马飞本来打算带着自己前往另一座城池,无奈路途上不知道为何妖兽转多,东躲西藏之后费尽艰辛生存了下来,直到今日又遇到了一群低阶妖兽,这次两人实在避让不开,马飞便毅然决然地引开妖兽,让马蓉独活。

  马蓉说的是情真意切,俏脸含悲,同时双肩随着其不断啜泣微微耸动,让众人颇有一种我见犹怜之感。

  徐明语一听佳人如此言语,哪里还忍耐得住,顿时开始口无遮拦,大包大揽,而在场众人除了徐遥一脸淡然,对两人如此作态不置可否,其余几人,便是已经年过花甲的徐光意,也是一副色授魂予的模样。

  本来还在不停啜泣的马蓉,顿时注意到徐遥不为所动,粉面上悲伤的神色不变,心里却大感诧异,但一联系想到自己严重的伤势,和徐遥明显一副身世不凡的模样,便也有些释然。

  就这样阴差阳错之下,本来就有徐明语这一个累赘的一干人等,又添了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马蓉,偏偏除了徐遥之外,其他人都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徐遥也似乎丝毫没有察觉到什么不妥,和众人按照之前计划开始仔细准备起来。

 

共0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