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paenese50成熟

第一十章 鬼人之名

填充涂色2020-04-15 10:02:36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头发散乱,额头上还有汗水,上身披着一件透光的布衫,达不到完全遮掩的效果,下身只有最后一件,还是带有情趣的款式,或许是听到赵组长的惨叫声,根本来不及穿衣服就冲出来。

尚扬见到白姐样子赶紧扭过头,不再多看。

心里越想越别扭,这特么叫什么事啊,尽职尽责不给自己颁一个奖就罢了,还撞破他们的好事,心里一定会恨死自己,对了…还有那个叫王瑞的,白天看起来是个与小朋友打成一片、还特意来告诉自己张昭有背景,不怎么化妆、简单的运动风格,任谁也不可能想到思想这么开放…

“嘭…”

白姐是真心疼赵组长,抬手推了下尚扬喊道:“你干什么?干什么!我们花钱是让你来保护的,不是让你来对我们的动手的,你看看把人打成什么样,下手怎么这么狠?你等着回去,我们一定要把事情与俱乐部反应,以后都别想再有合作…”

她穿的是开衫,没系扣子,刚才还用手抓住,现在动手,犹抱琵琶半遮面了。

比较“开放”

尚扬对这个年纪的女人确实兴趣不大,眼睛继续看着另一边。

被逼急了的女人绝对是非常可怕的生物,耗着尚扬的衣领又吼道:“告诉你走、告诉你走,就是不走,你是脑袋有泡,还是天生就是傻子,听不懂人话是么?”

“我警告你…”

“咳咳…”

赵组长终于有所缓和,鼻子也不那么酸,轻轻咳嗽一声,打断白姐,一个劲的挤眉弄眼,还把眼神偷偷看向尚扬,意思很明显:这件事是咱们理亏,把他惹急了,事情暴露出去谁脸上都难看,少年宫里有传闻,谁也没证据,这小子是亲眼所见!

“刷…”

白姐也反应过来,刚才是太激动,自从两人传出绯闻之后,丈夫早上送晚上接,就差每天检查裤子上的痕迹了,好不容易逮到一次机会,压抑太久情绪还没等发泄,就被人破坏…

表情变化的很快,抓住尚扬的衣领顿时松开,又想到这家伙是敢抡锤子砸张昭的牲口,更加不能惹,脸上挤出一抹尴尬的笑容,手并没放下,而是摁在尚扬胸膛上,尴尬道:“尚兄弟,刚才姐就是太心急了,你别介意啊,姐姐给你道个歉,对不起…”

温热的手掌贴在尚扬胸口,总觉得很别扭,抬手把白姐的手给拿下去。

“理解、理解,要是没什么事我就回去了!”

尚扬说完,头也不回的低头要回到大帐篷里。

“尚兄弟…”

赵组长和白姐对视一眼,很快就有了主意,白姐迅捷抬手抓住尚扬手腕,一副挽留的样子,又道:“晚上吃饭我看你没吃多少,是不是饿了,我帐篷里有火腿肠和红酒,要不然一起吃点…”

“你别多想,我也是找她吃点饭,吃夜宵,夜宵,呵呵…”

赵组长也走过来。

“不用了,明天还得启程,睡得太晚不好…”

尚扬自然不会进去,谁知道里面是什么情况,万一出不来怎么办。

“别…”

白姐又赶紧抓住,苦涩道:“那这件事…”

“我只是起床方便,什么都不知道!”

尚扬不是多管闲事的人,你情我愿的问题,插手倒显得自己鸡毛蒜皮。

“好好好…慢走啊!”

白姐还心有余悸,可不知道在如何劝,对着背影挽留道:“你真不吃点?都是新鲜的,味道很好…”

尚扬一阵凌乱,没有回应,步伐变得越来越快,当路过小帐篷,发现帐篷门没关,心里怨念十足的朝里面看了眼,想不通世界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可刚看见去,瞳孔顿时一缩。

里面没人!

空荡荡的,睡袋还在,清晰能看见是空的。

今天晚上尚扬是最后一个进入大帐篷,亲眼看见王瑞进去,而且也没发现有人出来,人怎么没了?

他身影一顿。

就听后面传来哒哒的跑动声,转过头,看赵组长和白姐已经快步跑过来,脸上都表现出惊慌,比刚才被自己堵在帐篷里还要剧烈。

“小尚!”

赵组长率先开口,严肃道:“听我一句话,有些事管不了就别管,权当什么都没看见,也别在心里琢磨,过了这几天之后大家谁也看不到谁,就当把这段记忆清除!”

白姐跑到帐篷旁边,顺手把拉链的门给关上,不再让尚扬看里面。

他们越是这样,尚扬越发觉得不寻常。

王瑞身为女孩子,半夜不在帐篷里,或许她走出去的时候自己没看到,但自己出来到现在已经十分钟,还没有听到任何动静,向四周看漆黑一片,她根本不像是敢一个人在黑夜里游走的女孩。

“把话说难听点,你别不愿听,有责任心是好事,就像刚才你怀疑有外人进入,一直守着不肯离开,当长辈的不怪你,这种行为反倒值得嘉奖,但是,说心里话,咱们不可能因此成为朋友,反倒是希望,今生不见面才好,只有几天的情分,犯不上把一切都弄的明明白白,装糊涂,有时候挺好…”

已经把自己的事情拿出来举例,问题一定不轻。

“王瑞呢?”

尚扬终于开口。

这件事固然是发生在王瑞身上,他也不反对赵组长说的有道理,但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一直是尚扬的原则,在与张昭发生矛盾时,这女孩特意来找自己告诉要小心一些,为什么赵组长没来?白姐没来?

尚扬最不喜欢的就是欠别人情。

听尚扬提到王瑞,两人脸色一变,有些震惊,但都不开口,表情慌张,极力隐藏。

这里除了他们俩和自己,最后一位成人就是张昭!

想到张昭,尚扬的脸色陡然变得铁青,这是一个报复心理极强、占有欲极强的家伙,当初因为喜欢的女孩找了男朋友,把对方男朋友开车撞伤,而且他这一路上对王瑞都在谈天说地,后者明显是在抗拒他。

有个能平息一切事情能力的哥哥。

做起事来肆无忌惮。

尚扬陡然迈步,直奔另一侧的小帐篷走去。

“尚扬!”

“尚兄弟!”

两人同时开口阻拦。

跟在尚扬后方,要抬手抓住尚扬,不让他过去。

可尚扬的步伐太快,他们始终差一点,几秒之后走到左侧小帐篷门口,想也没想的抬手把拉链打开,当里面的画面呈现在眼前,尚扬脑中顿时嗡的一声。

没人…也没人!

就说明张昭和王瑞是一起失踪的,如果不出意外,两人就在一起?

再从赵组长和白姐的表情上分析,极有可能是王瑞不情愿的情况下在一起!

事实上,他对王瑞没有半点感觉,只是她能来告诉自己小心张昭的情分,而她现在的处境让尚扬脑中出现很多不好的画面,非常不好的画面。

看到尚扬见到这一幕。

两人都站在原地闭口不言了,都把头扭向另一边。

“人呢?”

尚扬猛然扭过头,在黑夜下的眸子,犹如潜伏在杂草丛里的猛兽,让人避恐不及。

两人都沉默不语,不回答。

“人呢?”

尚扬又问一遍,声音提到几度,也凛冽的多。

“唰…”

两秒之后,尚扬猛然抬手,薅住赵组长还没来得及整理好的衣领,强悍的力道几乎把他从地面上给拽离,让人生不起半点反抗欲望。

“尚兄弟!”

白姐担忧的开口,急迫道:“你先别激动,张昭有个哥哥叫张宇,是市里李振乾的司机,李振乾你知道吧?大人物,咱们惹不起,张昭就是少年宫的一霸,你俩今天本就发生矛盾,如果再去打扰他,很有可能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他的身份…咱们这些市井小民惹不起,你镇定一些,镇定一些…”

等了几秒。

也不见尚扬有所缓和,反倒是脸色越发的难看。

赵组长终于忍不住压力,额头上挂着豆大的汗珠,抬手指着旁边:“顺着河边的小路走出一百米,有个山体裂缝,裂缝里有个山洞…”

他们已经不是第一次来这里,对这片地形非常熟悉。

尚扬闻言,立即松开,随后身体僵硬的顺着赵组长指的方向走去,他全身肌肉绷紧,手中紧紧的攥着拳头。

整个人处于要暴走的边缘,靠着最后一点理智在狠狠压制自己。

月光铺撒在坑坑洼洼的小路上,其实都称不上是路,只有五十公分宽而已,两边都是杂草丛生,他刚走出十几秒,就看到路中间盘着一条最常见的野鸡脖蛇,五颜六色,哪怕是月光下也是那么妖异,看到人来,没有逃走,反倒是站起来吐出蛇信子,一副随时攻击的架势,警告意味十足。

尚扬不为所动,继续大步向前。

野鸡脖蛇或许还是第一次看到不怕自己的,抱着君子不利于围墙之下的想法,低下身子冲到草里爬走…

尚扬越走越快,越走越快。

百米长的小路很快变为虚无,转头向旁边看,果然有一道裂开的山体,里面亮起幽暗的光亮,在无边无际黑夜里格外显眼。

“哒哒…”

迈步向里面走去。

 

共0条评论

发表评论